回头上位三再把我当三打,我冤不冤

风为裳 风为裳

亲爱的朋友们:

      

      给女儿牵线介绍男友的喜悦妈被车撞到了,比郝喜悦更先赶到医院的竟然是她的前夫老莫……

       

漏掉章节的,可以点下面链接,按顺序看哈。


61:脑满肠肥老总进屋要‘潜’罗小姐

62:揭老底查老窝儿,罗小姐痛打渣男

63:手撕渣总后,罗小姐却和男友闹翻了


发送:女人花,可以看到《彪悍女人花》的链接。


   64  
“你别动,做没做全身检查啊?
“我刚去拿了号,一会做!”说这话的居然是莫家明。郝喜悦瞟了他一眼,说:“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先打电话给你,结果你那么半天没到,就打给了我。
莫家明过来熟练地扶起了路景秋,看到输液管里的药已经没了,按了铃。
郝喜悦看着老妈,在这世界上,她的联系人也就自己跟老莫两个人而已了吗?
自己恨不得插翅飞过来,可是堵车,手机又没电,急死,也好,老莫在,总比别人强。
“谢谢你啊,这有我,你去忙吧!
莫家明没理郝喜悦的客气与疏离,等护士拔掉针,扶着路景秋去做检查。
路景秋进去,郝喜悦这才想起问莫家明:“刚刚我妈打的是什么药?
“葡萄糖!她血糖低,人晕在了马路上,幸亏那车开得不快,不然……”
“交了多少钱,我转给你!
郝喜悦心里想的是,老妈一个人落到陌生的城市里,她怎么样吃饭,怎么样生活,自己居然完全都不了解,怎么会低血糖?
心里想一件事,嘴上还不忘跟莫家明划清界限。
“郝喜悦,你至于非要做到这种程度吗?”莫家明终于还是发了火。


郝喜悦这才看到莫家明瘦了很多,肚子完全都不见了,原来圆乎乎的一张憨厚脸居然瘦出了几分帅气。但人又是颓的,缩了个子一样。
“你——怎么了,人不都娶了新老婆,意气风发吗,你倒好,被吸干啦?”郝喜悦就是关心的话,也没好好说。
莫家明没吭声,坐在椅子上,撸了一把脸。
郝喜悦看到他穿的那件毛衣还是自己买的,但袖子那已经起了很多球,脚上穿的皮鞋上也疑似落了灰。
郝喜悦还想着问点什么,听到叫下面的号了,她赶紧进去扶路景秋。
路景秋倒没什么事,只是些擦伤,再就是身体虚弱,打打吊针就好了。
路景秋执意要回家,说喝点糖水就好了。郝喜悦急了,说:“我十点还要直播,你能不能听听话,赶紧打完,咱们再回去?
莫家明赶紧说:“你有事你忙你的,我陪着妈!
“妈什么妈啊?你还真以为你还是她亲女婿呢?你现在也不缺丈母娘,就别乱来认妈了。
回头左静再把我当个小三打,我冤不冤啊?
还有,今天这事,万分感谢,交了多少钱,也别客气,一码是一码,算清楚。
郝喜悦看着莫家明那副殷勤样就格外生气,你谁啊,你?现在来叫妈了,跟左静乱搞时,怎么什么都不想啊?
“喜悦,人家家明跑前跑后的,你看看你!”路景秋精神状态好了些,有力气训自己闺女了。
郝喜悦看着老妈也来气,要不是多事帮自己介绍什么男朋友,何至于……但她及时打住了,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把老妈当成是负担了?
她这样的处境,才更怕自己落到这样的境地吧?
莫家明也尴尬的,他说:“那我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吧!郝喜悦,我知道我们之间……但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不是夫妻了,我们总也还比别人近些!
说完,莫家明走出了病房。


“妈,要不我把工作辞了吧,反正在家里做直播,写写文章,咱们也能活!
“别了,你还真想咱们两个老女人死在屋里啊?你赶紧找个对象,赶紧成个家,生个孩子,我就是死了,也闭上眼了!
路景秋的脸苍白得跟张纸一样。
郝喜悦很久没跟老妈心平气和地聊聊天了。
她握着老妈的手,她的手竟然那么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似的。
她说:“妈,你真觉得就算是跟个烂男人在一起,也比一个人好清清爽爽的日子好吗?
路景秋叹了口气,沉吟半天说:“你看我躺在这床上,还有个你。你呢,连个孩子都没有,等老了,病了,死在屋里都没有知道!
郝喜悦说:“那也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就生孩子吧?
带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总得想着让他幸福,而不是为了让他来养我们老,是吧?
你生我时,是为了你躺病床上有人照顾吗?
路景秋瞟了郝喜悦一眼,转了话锋:“说喜欢你的那个,是真还是假?
郝喜悦假装听不懂,“你啊,急什么啊,你还真以为我是白菜帮子没人要了呢?你女儿这还貌美如花霸气御姐,我这款现在可吃香呢!
隔壁床的女孩没忍住笑了起来。郝喜悦看她,她说:“姐,你说得没错,我男朋友就跟一御姐跑了!
郝喜悦急忙摆手说:“我可没那意思啊,我对别人的东西都没兴趣!
女孩笑了起来:“我无所谓啊,能跟别人跑的,我也不稀罕啊!
郝喜悦想,现在的女孩到底跟自己这一代不一样了,是更不在意了,还是更通透了呢?
“那男的是笛子的哥吧?他说的那些条件,嗯,个个都是硬指标,人又长成那样,他这种男人,怎么会没女孩惦记?怎么会没女朋友?”路景秋跟女儿语重心长起来。
“你是想说,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找我这种女人是吧?我怎么了呢?
我不过是离了个婚,错不在我……我怎么就成了臭鱼烂瓜了呢?”郝喜悦很无力。
社会对女人固有的成见,即使你自己不在意,可就有人总是会提醒你,那个人还最有可能就是亲妈。
“人总得讲究匹配度,想当年,要不是我离过婚,我怎么能跟了你李叔?要长相没长相,要本事没本事……”路景秋还是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往女儿的身上套。
“阿姨,您那观念过时了。您没看看韩剧啊,离了婚的大婶,个个都找了高富帅男神,人生开了挂!
您家姐姐这么漂亮,一定会遇到个男神的。
隔壁床的女孩冲郝喜悦眨眨眼,郝喜悦笑了。
“那是韩剧,真要把剧当成真,那就等到老也别想嫁了!”路景秋扫兴的功夫可真不是白来的。
“你就等着吧,不管找男神还是男神经,都得老娘喜欢……您是……娘!”在自己老妈面前自称老娘好像不大对,郝喜悦赶紧改口。
两个小时打完吊针,郝喜悦扶着路景秋出去,想着若是送老妈回家,去电台时间还真有点不够用。
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找涛子来帮个忙,看到了莫家明。
“下轻雪了,我送妈……回家。你去电台吧!
莫家明扶着路景秋,那一刻,郝喜悦还真是挺感激的。
抛去他背叛婚姻的这一段,他不算是个坏人。
希望左静能跟他好好过吧。唉,郝喜悦鄙视了一下自己:咸吃萝卜淡操心呢。
那些天,郝喜悦直播结束回家后,不再熬夜看剧,在群里跟涛子和罗笛瞎扯,不再看八卦帖,早早睡觉,早早起床。
然后跟路景秋一起去附近的公园锻炼,去超市买菜,两人还包饺子。路景秋跟女儿一起走在公园里,有老人问这是你女儿啊,真漂亮。
路景秋脸上都冒着光。郝喜悦想,还求什么呢,能让老妈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路景秋也还是会催郝喜悦赶紧找男朋友,她说:“我看啊,我在这儿,天天有人跟你说话,有人陪你吃饭,你就一点都不着急!
那天说喜欢你的那个人呢,说完了,人影儿都没了?你还说你没给我演戏?
郝喜悦的筷子敲着碗说:“您不是说我俩不匹配吗?您要是觉得他行,我就把他叫来!
“叫来再演一出?喜悦,我就你一个女儿,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跟莫家明对象时什么样,你现在什么样?你见过谁谈恋爱不见面,不打电话不聊天的?
郝喜悦想着老妈说得很对,罗子萧那天果然说的是假话,说完就完了。他用这一手骗了很多姑娘吧?
果然是遗传的,笛子不是说她的父母就都很……这样说好像也会质疑笛子的人品,郝喜悦及时打住了。
母女俩共处一个屋檐下,颇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但又彼此陌生。
郝喜悦也是寂寞的,有时在卧室里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无缘无故的悲伤会漫上来。
有时对着话筒那端讲述自己离婚经历的女人,她也会跟着掉眼泪。她自己戏称这是离婚后遗症。
涛子说:“你是该找个男朋友了。笛子,打今儿起,咱俩的任务就是给郝大姐找男朋友!
郝喜悦“呸”了一句。笛子说:“对,就奔高富帅找,我还不信了,我喜悦姐这才色双全的……”
郝喜悦说:“感觉你们是要挂头牌啊!
幸好还有笛子和涛子。
可是,有一天,郝喜悦直播结束回到家,看到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



   (……精彩天天有,我们明天见!) 
(本章完)

拣句子


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你每天都在喝,不要羡慕别人喝的饮料有各种颜色,其实未必有你的白开水解渴,人生不是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调整心态看生活,处处都是阳光。

                         闲聊天


大家的祝福裳姐都收到啦。也祝大家一样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也赚许多钱。


今天一天没出门,但还是化了个妆。化完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问:你是给自己化了个老妆吗?


这两天过敏,眼睛疼得厉害,又不敢使劲揉,吃了抗过敏的药,人困的……晚上看《大明风华》,两集硬是睡了一集半。


太孙把如意递给了妹妹,没递给孙若薇(汤唯),便不想看了。


完,朱亚文得宠几天,失宠。还是玄彬吧。


明天不见不散哈。


喜欢交流的朋友可以加裳姐读者群,加微信:13846698907.

打卡留言,点在看,不定期会抽朋友送小礼物哈。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