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爱情而犹疑、犯傻、胡思乱想的时光

我听说,以前有座甲城:太阳被夸父追赶时,曾来歇过脚,临走还被送了许多薄荷糖。太阳甚为感激,许诺以后时日,会对这座城多加照顾。

君子言出必行。每到冬天,太阳胃口不好,饿瘦了,还是会鼓尽余勇,将最膏腴的那份阳光,坠给这座城。

阳光很重,像流水一样坠落,均匀流溢,充满城里所有空隙,整座城就像一个装满阳光的金鱼缸,室内、桥下、树下、林中、灌木丛内,没一处有阳光流动不到的阴影。

城里的人们,都能在暖和的阳光里喝红茶,吃奶油饼干,来回游荡。


因为阳光很重,话语很轻的缘故,每逢冬天,这座城里的居民说过的话,都会被阳光映到运河、池塘和溪流。

你在那个城生活,喝那里的水,就能听见这个城千年历史上所有人的对话、吹牛、歌颂、呓语、梦话和自言自语,以及为了繁殖这个城的历史,而进行的无数恋爱盟誓、甜言蜜语。





毗邻的乙城,风土略微不同:

水资源很丰富,可是居民们的记忆和感情也像水,热胀冷缩。夏天感情饱满、记忆明晰;冬天感情淡漠,记忆模糊。

于是每年入秋,相爱的人会彼此忘记,大家开始埋头工作,彼此见了面也以为是室友、朋友、同事、点头之交。

春天近夏,记忆和感情一起萌发,于是人们重新开始一段欢天喜地、炽热甜浓的新恋情。


但是那年,天气出了意外,一整年时间,乙城上空阴云密布,天空难得放晴。记忆和温情在阴影下泯灭,恶念和暴戾之心遂大为滋长。

有一个青年,就这样宅成了野心家。他打算发动战争,攻占毗邻阳光宠爱的城,夺取那里的阳光。

他对比了一下甲乙两城的实力,发现甲城有而乙城没有的,就是温暖的冬日阳光;嗯,以此推理,己城有而彼城没有的呢?冰块!


他开始私造冰刀枪甲弓箭,并训练士卒。

他在大街小巷奔走呼号:你们不想攻下甲城,享受更暖和的阳光吗?——于是应者云集。

他的野心与跟随者数量一起与日俱增,而且在阴谋盘算期间,他一天天发现自己颇有野心家的才华。

计划执行越庞大,他思虑越细密,尤其怕计划执行到一半,忽然云开日出。那时节,不但冰制的武械会融化,跟随他的民众也会一拥而散,忙着晒太阳,没功夫理他。




于是,野心家特意去找了巫婆。

他进门时,正看见巫婆在制作薄荷味、橙汁味、柠檬味的肥皂水。这是巫婆每年冬天的生意,以肥皂水换热梅子酒。


野心家开门见山提出了要求:

我要让乙城始终保持阴霾天气——至少在攻占甲城之前!你不仅不能卖泡泡,还得保证天空不放晴!

巫婆瞅了他一眼,说:我就是个卖肥皂水的,天空放不放晴的事情,不归我管。


巫婆解释说,云和雨归天上的龙管。

龙的工作流程一般是:龙王下令降水,龙呵气而成云,乘之遨游四海。到当行云布雨处,一拍云块,雨就淅淅沥沥下来了。


巫婆又补充说,龙自诩尊贵,不大好说话。

近年来,倒也有些个体户承包云、雨和雪。

比如,南方有种鸟叫雪鸢。春夏秋天学鸡鸭鹅,漫步原野。到冬天,两翼吸寒云成羽毛,奋然起飞,往北而行,和南下的大雁擦身而过。越往北,双翼越大,成垂天雪云。冬季将完,它便南行,沿路春暖,翅膀化成大雪洒落,它自己越飞越低,滑翔到河滩寒树边。


又比如,有一种云鳄鱼,爱吃棉花糖和云。越吃越蓬松,飘飘然浩浩乎飞翔。有雨灾的地方都爱它,指望它吃光积雨云,天空就晴朗。你骑上一只瘦鳄鱼,先在河里游,不断喂它棉花糖,它就起飞,到了云上,它就能自己游云海,靠吃云飞翔,因为它越吃越胖,你也就像坐着一块敦实的鳄鱼皮飞毯了。

雪鸢和云鳄鱼经常并排出没,因为云鳄鱼皮肤粗糙,经常发痒,又挠不到自己的脖子,经常要靠雪鸢站在背上,替他啄食。


野心家权衡了一下,觉得雪鸢似乎比云鳄鱼和龙好对付些,于是恶狠狠地威胁巫婆:

不许泄露我的军机大事!不然我就让全城的孩子再也不来买你的肥皂泡!——自己背上网兜,去捕雪鸢了。

巫婆看他离去的背影,搜尽枯肠想找形容他的词,最后也只能说出这句:

神经病。





那天黄昏,有客来访巫婆。

来客很羞涩,躲在一团球形云里,不肯露脸,只透过云,发出瓮声瓮气、不辨雄雌的声音:

那,那个,我,噢不是,我有个朋友,她,她爱上了一条行云龙。


据来客说,她,噢不是,她那个朋友,是南海的龙公主,喜欢上了一条行云龙。

龙族都知道,龙王降雨降雪——有时是甘霖济旱,有些纯粹是惩罚——都靠跑腿的行云龙去办。他们走的地方多,见识广博,身材健美,谈吐温和,能说各地的山川、风景、云线、气候、动物和森林。比起惯在海里浮沉的龙,行云龙要阳光潇洒得多。

当然,许多行云龙也不那么尽忠职守。比如,龙王明明要他们淹没庄稼,以示惩戒,可他们自己就会心软起来。加上自己久驾的云,有感情了。于是说:

罢了,好好的天气,干嘛拍雨淋他们?还舍不得这块好云呢!


据来客说,龙公主喜欢上的行云龙,就是这么个很洒脱的主儿。

他经常会放弃降水,在云上度假磨蹭日子:花时间雕琢,在云上捏出沙发、茶几、床榻、阳台扶手,把全身抹满了防晒霜,戴上眼镜,修完了龙须,高高兴兴的在云榻上躺着,晒阳光浴。

而龙公主,就一直躲在云里,偷偷看他。越看越爱,可是,哎,如果被拒绝怎么办呀?

据来客说,龙公主已经有那么一年的时间了,只敢躲在后面,偷偷的看行云龙,给他铺好云榻云路,让他走路顺利。

她相信行云龙已有所觉:漫天都是云彩,都不必自己行云推云,这还不是有意的安排?

可是,哎呀,就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呀!




巫婆说:这样吧。你给我一瓶热梅子酒,我就帮你施个法术。把这行云龙变成便携式,平时小得呀,可以放衣服口袋里,平时也能听他唱歌、聊天、甜言蜜语。倒点热水一泡,就又变成正常龙大小了。摆布于掌上,多方便啊。


来客说:我,哦不是,我那个朋友,也就是龙公主,喜欢的是行云龙,不是缩小的行云龙。

既然爱他,怎么能把他变大缩小、任意摆布呢?他的身体和灵魂都该保持现在的样子才好。他是什么样,就该是什么样啊!——爱的就是他那个样子啊!这样才是爱情啊。


巫婆说:你们会这么想,是因为你们还年轻——不过,没事,年轻也挺好的。

既然不想控制他,那就直截了当跟他说吧!真诚的爱情,才是最伟大的巫术啊!






野心家在郊外埋伏着,运气好,真捉住了一头雪鸢,大喜。

他骑在雪鸢背上,提各种要求:你一路飞翔,两翅化雪洒落,一路为我军开道,绝对不能漏一丝阳光下去。

你还敢撇嘴?你瞧不起我是么?哼,你应该态度端正些,不然,待我大业克成,就把你给炖了!——好了,现在,大家注意,穿好冰甲,拿上冰刀枪剑弓箭,发兵啦!!




行云龙这两天,可是担上了心事。

再怎么笨,一年来所见所闻,也够明白了。他所到之处,脚下都被铺上了云——整个天空都是云,遮天蔽日,阴霾了下界,背后还总有一大团棉花糖似的大云球跟着,他走云球走,他停云球停,他回头看,云球骨碌就滚躲开了。

他也能隐约猜到那是谁,可这种事情,怎么处理才妥当呢?

他在云上,枕着胳膊发呆,正看见一片云从眼前浮过。

定睛看时,不是云,而是他的朋友云熊。


云熊这种动物,其白如雪,其大若垂天之云。春天开始浮游,夏天吸取阳光。冬天,它随风在天空飘荡,到一个寒冷的地方,就开始下一团团的熊绒毛。熊绒可做大衣,有夏天阳光的味道。熊绒落完,它也就飘下地来,找地方喝蜂蜜,冬眠,长毛,等来年春天浮游。


行云龙一眼就看出,云熊这会儿喜气洋洋着。


有什么高兴事?他问。

我跟雨猫打算结婚啦!你还不知道,是吧!云熊说。

行云龙知道雨猫,知道雨猫平时常在地面活动。天气温暖时,她就变得蓬松毛绒绒的,像白云一样上浮,还会变透明,阳光透得过身体。天气晦暗时她就变黑,坠在地上,满地乱跑,毛变得硬硬的,像刚刮过的胡茬一样。


行云龙就提出了疑问:

你们一个大,一个小;一个熊,一个猫;一个常在天上,一个总在人间……这可怎么好?


云熊说:你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考虑好了再相爱,是吧!

噢。

哪怕把这些解决了,生活里还有那么多破事,难道我都一一解决了再相爱?那就没那一天啦,是吧!

噢噢。

再说,爱情这种事又不是纸、云和雪,会被灰尘弄出瑕疵;爱情是可以弥合瑕疵和阴影的,就像热稠稠的蜂蜜一样,是吧!

行云龙像是对云熊,又像是对自己,说了一声:噢噢,是吧。





行云龙在云上行走,看见背后那团棉花糖般的云球还在滚动。

他温柔地叹了口气,下了决心,回过头说:

公主,我看见你啦。


那团棉花糖云球说:不,你没看见我!噢不是,你没看见龙公主!!


行云龙叹了口气,说:出来吧,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

说着,他上前,把公主身边的云都拍散了,纷纷落地为白雪。




野心家正驱赶着兵卒前进,忽然大雪弥天而降,吓得他目瞪口呆。天花板般的云像碎掉的饼干,纷纷化为白雪坠落,铺头盖脸。

这一天花板的雪坠完之后,温暖的阳光就像砖头般崩塌而下。冰刀冰甲、冰枪冰弓,都化成了水。兵卒长官,无不光了屁股,徒手相望。

但随即,有反应快的兵卒跳了起来:

有阳光啦!有阳光啦!!


阳光可以让一切疯长。植物需要发芽,冰河需要解冻,但记忆和温情却可以被阳光轻易催唤回。

摩拳擦掌的士兵随即散开,各自晒太阳去了。

野心家看着乐滋滋散漫漫的居民,感觉自己的野心也如满地的云和雪,正被阳光晒融。


他张口结舌,无力回天,愣怔怔骑在雪鸢背上发呆,都没注意到,明朗天空上出现一道白影,正朝他直划过来,转眼到了近前。


那是一条硕大无朋的云鳄鱼,这时正咧着大嘴,望着雪鸢,满脸关切:

阿雪,我到处找你,没想到你到云下来了;阿雪,云下之前太阴沉,光线太暗,我真不是没找你啊。你没事儿吧?


事是没有。

雪鸢慵懒地说,把嘴往背后一撇:你看,就这家伙烦我。


云鳄鱼抬头盯了盯还骑在雪鸢背上的野心家,温柔顺从的面目忽然变得像一切鳄鱼那样凶神恶煞:

你这家伙,欺负我爱的阿雪,嗯?!?!





行云龙和龙公主坐在云沙发里,一起吃棉花糖,正看见雪鸢凌空飞过。

去哪呢?

找云熊呢!不知道它和雨猫去哪儿了!找它们一起吃蜂蜜!

云鳄鱼呢?

谁管他!在后面呢!


在后面的云鳄鱼,这时正慢悠悠爬云而上,一边气急败坏喊:

阿雪!等等我!别生气了!!阿雪!!!


侧头见行云龙和龙公主在看他,一阵子尴尬,嘿嘿讪笑两声,回头对背上一个可怜巴巴的人说:

都没挠对地方!要好好地挠!还要想好一会儿怎么跟阿雪道歉!你这家伙!!


是是!

他背上的野心家可怜巴巴地说,一边小心翼翼挠着鳄鱼的厚甲。

他都没注意到,巫婆那五光十色的肥皂水泡泡正浮上天空,从他身旁经过。




巫婆说,那些泡泡在云上吸取阳光,越来越重,最后像柔软的羽毛球一样落地。

巫婆说,把这些吸饱了阳光的泡泡拣回去,入夜将肥皂泡拍碎,就可以收获满屋子温暖的阳光。

巫婆说,当你打破那些泡泡,看到它们吸饱的阳光时,要注意色彩。薄荷味的泡泡里的阳光是绿色的,橙汁味的泡泡里的阳光是橙色的,柠檬味的泡泡里的阳光是金黄色的。


巫婆说这些时,惬意地坐在花园的摇椅上,喝热梅子酒,看孩子们把泡泡一个个吹上天空,自己懒洋洋的,轻声细语的,把这个冬天发生的,以上我们见到的故事,告诉给对面的雨猫和云熊听。


总之,他们都还年轻啊。巫婆说。

没事,年轻也挺好的。雨猫说。

他们将来总有一天会觉得,这些故事特别傻气。现在的自己特别傻气。巫婆说。


这倒没关系。觉得自己傻而且幼稚,是漫无止境,没有尽头的,但爱情并不是随时都有的。雨猫说。

所以每一段多年后会被回忆成“为爱情和梦想而犯傻”的时光,依然值得你铭记和祝福。





长按二维码扫码关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