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实践 | 垃圾分类:探索管理优化,反思社会变革

重庆大学学生会 重庆大学学生会


7月,垃圾分类在上海正式立法,这座走在中国发展前列的城市又迎来了新的挑战。作为全国第一个垃圾强制分类的试点城市,上海被委以探索垃圾分类“中国模式”的重任。从政策制定者到具体管理者,从个人生活变化到社会未来发展,这座城市里的人们开始思考垃圾分类合理、高效、长远的管理方式,开始思考垃圾分类的真正意义所在。


参与垃圾分类社区管理,退休老居民焕发新活力


在过去的四十年,上海市快速发展,城市群落迅速扩张,城市建筑更新速度也越来越快。但如今,上海市内仍存在较多因上世纪末征地而建设的老式居民房,与其相依存的,便是众多花甲古稀之年的退休老职工们。因为垃圾分类尚才步入正轨,居民的分类意识以及相关知识尚未完全,基层的垃圾分类志愿者成为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小区里的退休老职工们群众基础好,社会关系熟络,为人亲和乐于助人,还拥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他们便成为了垃圾分类基层志愿者的最佳人选。另一方面,这些退休老职工们也因垃圾分类志愿者这个身份,重新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得到了发光发热的机会。

(图为垃圾分类志愿者江荣全老人为实践队员讲解垃圾分类情况)


田林街道田林十二村在今年四月被评为上海市文明小区,其垃圾分类工作得到各大媒体的广泛报道,这背后离不开小区里百余名志愿者的辛勤付出。他们的职责各不相同,包括巡逻值守、定点值守和清洁打扫等工作。退休十余年的江荣全老人便是一位定点值守的志愿者,他负责固定时间在垃圾厢房进行值班工作,对前来丢弃垃圾的居民进行监督和劝导工作。他详细记录每一次错误的垃圾分类的实际情况,并将其交给负责上门调查的志愿者开展后续工作。

江荣全老人总是怀着热情来开展他的志愿工作,他是上海垃圾分类基层志愿者的一个缩影。这些志愿者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助力垃圾分类管理的有效实行。


突破传统街巷布局限制,百年老弄堂流淌新血液


弄堂是近代上海的产物,最能体现上海近代的文化特征,曾如毛细血管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全城,细小而不失活力。但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一条又一条的老弄堂被取代,仅存在高楼大厦间的弄堂也显得狭小拥挤,成为了一些不愿离开故居的老人颐养天年之地。

老西门街道是上海的老街区,其中的龙门邨小区便是拥有百余年历史的老弄堂。老弄堂街道狭窄,房屋密度大且公共设施陈旧,实施垃圾分类困难重重。但是,老西门街道结合调研结果与街道居民的有效建议,在“一小区一方案”的推进模式下,制定了独特的垃圾分类“西门模式”。

(图为龙门邨居民为实践队成员介绍弄堂垃圾分类情况)


面对老弄堂街道狭窄,房屋密度大的问题,街道设立独特的移动式垃圾厢房,并在弄堂的部分区域摆放干湿两分的垃圾桶,灵活利用狭窄的公共区域;面对公共设施陈旧的问题,街道改造原有的垃圾房,合理利用原有设施。同时,街道还建立“绿色账户”,分类正确便给予积分奖励,提高居民主动进行垃圾分类的积极性。独特的“西门模式”让这座百年的老弄堂在垃圾强制分类时代又正常、有序地运转起来。

“一小区一方案”的推进模式给予了各个街道、社区探索因地制宜开展垃圾分类管理的机会。各个街道也成为了上海市探寻高效、合理的垃圾分类管理方式的“最佳试验田”。


建立三级政府工作联动,社会管理者启发新思路


政府是社会治理中起导向作用的一个主体,垃圾分类管理需要各级政府部门的统筹协调。上海市传统的垃圾治理方法采用政府“管作一体”的方式,政府全权负责城市环卫的管理与具体工作。这样的工作模式导致环卫工作缺乏具体公开的外部管理与监督,难以适应垃圾分类这一大方向。后来,上海市政府实行环卫工作“管作分离”,将管理职责划分给绿化市容局,将具体工作划分给“城投环境”。这有效的促进了环卫工作的专业化发展,也为如今垃圾强制分类提供了必要的制度和技术保障。

(图为实践队成员与环卫科曹科长面对面访谈)


为有效地协调市属、区属环卫设施,协调全市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上海市探索建立了“市级统筹”、“区级组织”和“街道落实”的三级政府联动机制。即设立市、区级分类减量联席会议办公室,总体把握市、区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再通过区地区办协调各街道与镇乡,区绿化市容局具体管理,实现“条、块”联动,最后通过街道、社区居委会进行具体的方案推进与实施。在上海“8郊区+8中心城区”的大背景下,这样的工作机制有效的解决了各区垃圾分类处理设施不均衡的矛盾。

 “垃圾分类对政府来说是一件难事,是一件很容易做成面子工程的事”,上海市徐汇区绿化市容局环卫管理科科长曹丹俊这样说到,“三级联动是一项大工作,这是要让市民看到政府对这项改革的重视,从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

从个人志愿者义务监管到街道的个性化管理探索,再到区市级政府部门统一的政策制定与协调管理,形成了一个“点、线、面”的管理模式。点汇成线,线织成面,上海市通过全局统筹,由点及面的管理推动着垃圾分类的实施,也为探索合理、高效、长远的垃圾分类管理模式提供了可能。


加快个人发展思路转变,环卫工作者迎接新挑战


前不久,时薪四百的专职家庭垃圾分类员成为了网上热议的话题,让人们产生了环卫行业的就业结构将发生巨大变革的错觉。但事实上,在现阶段,大多垃圾分类的工作者都是由曾经的环卫工人、保洁阿姨直接转变。在新的垃圾分类政策要求下,他们必须得重新认识了解自己的行业,这带给他们的是新的压力,新的挑战,但更是新的机遇。

环卫工人是垃圾分类的重要参与者,他们肩负着末端治理的重要职责。他们对于垃圾分类的理解与做法,直接决定了垃圾分类的实际实施效果。谢师傅是徐汇区徐家汇公园保洁大队的队长,他带领的保洁队在垃圾强制分类立法后接管了徐家汇公园的环卫工作。面对前一届保洁队伍对垃圾杂乱分类、一并处理的做法,谢师傅决定开始全面的整顿治理。他们花费近一周的时间对之前残留的垃圾进行了分类处理,在正式的环卫工作中,他们将保洁队伍分成了不同的小组,分别收集干垃圾与大量绿化垃圾,还通过保洁队主管对公园游客进行监督、劝导。谢师傅认为垃圾分类是国家的大政策,而作为环卫工人的他们正应该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贡献自己的智慧,为垃圾分类助力。

(图为谢师傅为实践队成员介绍徐汇公园垃圾分类情况)


事实上,垃圾强制分类一定程度上增大了环卫工人们的工作压力,也对他们的工作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若能直面压力与挑战,以自身独特的角度思考垃圾分类的可行性办法,为垃圾分类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也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开展垃圾分类学校教育,懵懂青少年认识新世界


对垃圾分类进行强制立法管理只是一时之计,而垃圾分类本身却是长远大计。如今我们努力探索推进垃圾分类的最优方式,其根本目的不在于形成一套完备的监管惩罚体系,而是为了让居民们认识到垃圾分类这一行为的重要性并自觉进行垃圾分类。要做到这一点,除了普及化的垃圾分类宣传外,最科学有效的途径便是——“从娃娃抓起”。

如今,上海市的中小学已经将垃圾分类纳入“开学第一课”,而市教委也尝试将垃圾分类知识纳入中小学教育内容。上海市的各中小学纷纷开展了垃圾分类的教育工作。或是组织寓教于乐的游戏活动,或是开展简单的垃圾分类知识竞赛,中小学生们在多样的方式下,逐渐认识到了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即使他们可能对于垃圾分类具体的内容还未完全理解,但垃圾分类处理的意识已经在他们心中扎根。


(图为校园内垃圾分类的电子宣传栏)


祖国的未来是属于青年一代的,而垃圾分类的真正实现也需要青年一代的努力。这并不只取决于未来垃圾分类处理技术的提高,而更取决于未来市民的中坚群体,也就是如今的青少年素质的提高。在其青少年时为其播种一颗垃圾分类的种子,几十年后定会根深叶茂。

我们在垃圾强制分类时代探索其合理、高效、长远的管理方式,探索其真正的意义所在,其实是对个人及社会发展的反思。社会改革之于个人,其意义不仅体现在对个人生活的影响上,还体现在对个人思想素养与格局的提升。而个人素养与格局的提升,必然会促进社会整体素质的发展,让社会变得更加和谐,这便是社会改革之于社会的意义。回顾以往诸如交通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之类的社会大变革,最后的实现无一不是最终体现在人们思想觉悟及社会整体素养的提升上。同样的,垃圾分类,这一场关于环境治理的社会大变革,也理应如此。

文字:杨成晨
图片:吴培煜 胡静雯 韩永彤 金源浩
编辑:杨成晨
审核:李世倩  郑智露
责任编辑:王森 田诗雨
指导:姜凌舟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