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垃圾分类”:天生万物 皆有其用

林家那些事儿 林家那些事儿


对于人类来说,每天的吃穿用住都会产生很多垃圾,而怎样才能让垃圾“各得其所”,这就成了一件头疼事。


这不,简简单单的一餐饭下来,骨头是干垃圾、菜叶菜汤是湿垃圾、易拉罐是可回收垃圾……那么,怎样分类才能又快又好,对环境最亲和呢?这得请个有经验的前辈来指导了!


巧得很,对大自然来说,垃圾分类,化腐朽为神奇可是它的强项。


接下来就让我们请出一片天然林,请它来谈谈垃圾分类处理的宝贵经验吧!




天然林


在这夏末秋初时节,暴雨摧折了不少树枝树叶,森林中狼藉一片。但换季正是进行除旧布新大扫除的好时机,天然林决定,要把手头的垃圾做个分类处理,物尽其用。


大扫除从林中落叶开始。

落叶属于“湿垃圾”。几场雨过后,闷热潮湿,树叶腐烂又湿又黏,妥妥符合“湿垃圾”标准。

天然林心里清楚,无用之物方为大用,落叶虽然看上去不起眼,但森林生态系统中还真是少不了它。


落叶是森林凋落物的一种,森林凋落物是指在森林生态系统中,由植物地上部分产生,然后归还到地表面,为分解者提供物质和能量,维持森林生态系统的所有有机质的总称。


在城市当中,落叶一般都会集中焚烧,而在森林里,落叶是维持土壤肥力、保持水分,维持森林生态系统功能、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的大功臣。


落叶表层疏松,吸水持水能力很强,覆盖于地表可以增加径流入渗量和入渗时间,这对于需水量大的森林来说是件好事。而针叶林凋落物因为油脂含量高,所以吸水率往往比不上阔叶林,针叶吸水率为172%,硬阔叶为250%,软阔叶为386%……当然,对于自然混交林来说,那就是集众“叶”之长。


林地当中,最怕的就是水土流失,土壤板结,这种恶性循环很容易造成“稀树森林”。落叶有保土防蚀的作用,凋落物在自然分解之后,可以改良土壤结构,强化土壤的抗冲效应,抗冲性还可以随着落叶层的加厚而增加。




那么,这种存量巨大的“湿垃圾”怎样处理才能高效利用呢?天然林不缺“人手”,它早就建起了自己的小型“落叶粉碎机”,由不同“工作人员”来分工处理:


1. 淋溶,首先在雨水的帮助下溶解树叶中的可溶物质;


2. 自然粉碎,主力军是腐食动物,大自然的气候变化也来当助力,土壤干湿交替、冻融都会加速树叶的粉碎;


3. 代谢。由个头更小的腐生微生物将复杂的有机化合物转化成简单的无机化合物。



在这一过程中,营养物质完成了一个循环,在陆地生态系统中,90%的氮和磷、60%的矿物质都会通过这一循环回归土壤。


落叶处理完毕,天然林准备进入第二项——“干垃圾”清理。


这批“干垃圾”是体量很大的木质物残,是森林生态系统中残存的一定直径的枯立木、倒木、枝桠以及根系等死木质物的总称。它们或倒或立,有的甚至已经开始腐烂。









枯木


在天然林老祖先的传统观念中,枯木容易引起火灾、虫灾,而且影响造林和整体美观。不过时代在变,观念也要变,年轻的天然林力排众议,留下了这批干垃圾。果然,随着时间推移,枯木慢慢在森林生态系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维持着森林的生物多样性、稳定性和生态系统平衡。


在森林界的历史上,曾有过这样一个故事。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西部森林中,生长着一种以嫩芽为食的云杉卷叶蛾,在短短20-50年间,这种云杉卷叶蛾数量骤增,蚕食了大片森林。人们经过研究,发现害虫数量增加竟然和人们清理林间枯木有关。原来,真菌、枯木、云杉能够形成一整套生态系统,生物间相生相克,实现生态的平衡。清理枯木无疑打破了这种平衡。




枯木,是令绿色森林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为“垃圾”,落叶的归宿是树根,木质残体则有更多地方可以大显身手。枯木可以阻隔地面径流,减缓径流流速,减缓水土流失;高度分解的枯木可以创造一个微生物的大世界,增加森林生态系统的物种多样性;枯木还能储存碳达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从而控制二氧化碳排放,减缓温室效应。


对于树木而言,干枯意味着死亡和结束;但是对于生命而言,枯木却往往代表着开始。


苔藓在森林生态系统养分富集和循环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而枯木正是苔藓生长的良好基质,森林群落中老树死亡或者其他原因造成优势树种死亡,从而在林冠上造成空隙,形成林窗。林窗位置的枯木是苔藓的良好介质,这里恰到好处的光照也加速了苔藓生长,苔藓的氮、磷含量也更高。不仅如此,在林下经济中,枯木还可以用于养殖木耳、蘑菇等。


苔藓



正是因为天然林眼光长远,才给枯木带来了“第二春”,让森林更加生机勃勃。


第三种“半干半湿”垃圾叫做伐根,也就是树木砍伐之后留下的木桩,还有地下根系。


伐根



伐根可是天然林的“宝贝”,它在地上的使命虽然已经终结,但在地下,它依然可以多年持续地发光发热。


伐根对于养分流失及有机物的利用能起到缓冲作用,还有缓慢释放养分的作用,时间可以长达十几年,有利于维持森林长期生产力。同时,伐根也能给动物和植物提供食物和栖居场所,维持大气及森林土壤的碳稳定。


将伐根简单粗暴地拔除扔掉,无疑会损失伐根带来的生态效益。而通过化学手段催腐的方式加速伐根分解,释放养分,是更好的选择。催腐还可以催生新的萌芽。某些树种伐根萌芽强,生长快,可以利用伐根来实现树种更新换代。此外,挖掘伐根还可以制作燃料、船只、雪橇等,可谓“废而不颓”,生态效益和商业效益兼备。



当然,万事万物都不是完美的,天然林“垃圾处理站”也不是万无一失,在处理垃圾的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附加的“有害垃圾”,比如甲烷。


甲烷是有机质厌氧分解的最终产物,森林的枯枝败叶、动物残骸在分解中都会产生甲烷。人类用来烧火做饭的沼气,主要成分就是甲烷。


甲烷也是一种温室气体,会导致温室效应增加,还容易在高温情况下产生森林爆燃,一向让天然林很是头疼。


不过,甲烷也有克星,那就是天然林脚下的土壤,土壤可以吸收甲烷,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但是,过量施用氮肥、火烧、成片砍伐森林等都会影响土壤吸收甲烷的能力,这也是人类在森林抚育中应注意的问题。


对于天然林来说,世人眼中的“垃圾”其实是一个的“小金库”。对于自然界的生态系统而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垃圾。天生万物必有用,一叶一花皆有缘,重要的是你从哪个角度看待它。



垃圾分类,是我们对环境最大的善意。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不知无用之用。一座森林中,每一片叶子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那么“无用之物方为大用”,我们眼中所谓的“垃圾”未尝不是来错了地方的宝物。


送它们去合适的地方继续大显身手,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义务。


参考文献:


[1] 王意锟,方升佐,曲宏辉,唐罗忠,宋浩.森林凋落物分解的影响因素[J]林业科技开发.2012,26(1):5-9.

[2] 于淼,熊丹阳.森林生态系统粗木质残体的研究进展[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1):84-92.

[3] 何东进,何小娟,洪伟,刘勇生,卞莉莉,覃德华,游惠明.森林生态系统粗死木质残体的研究进展[J]林业科学研究.2009,(5):715-721.

[4] 王讷敏,李晨,燕杨振,Taimoor Hassan Farooq,吴鹏飞.林区伐根生态经济价值及利用研究进展[J]世界林业研究.2017,(5):34-38.

[5] 赵德利.友好林区伐根开发利用情况分析及对策[J]林业勘查设计.2013,(2):49-51.

[6] 胡凯,陶建平,何丹妮,黄科,王微.林下植物根系对森林凋落物分解过程中微生物及酶活性的影响[J]应用生态学报.2019,(6):1993-2001.

[7] 汤国庆,吴福忠,杨万勤,王壮,汪沁,梁子逸,常晨晖,李俊.高山森林林窗和生长基质对苔藓植物氮和磷含量的影响[J]应用生态学报.2018,(4):1133-1139.

[8] 费鹏飞.森林凋落物对林地土壤肥力的影响[J]安徽农学通报(上半月刊).2009,(13):55-56.

[9] 曾加芹.森林凋落物研究开展[J]防护林科技.2017,(1):80-83.

[10] 王会来,刘娟,姜培坤,周国模,李永夫,吴家森.营林措施对森林土壤甲烷吸收的影响[J]林业科学.2017,(5):156-163.


更多数据,可登陆国家林业和草原科学数据中心。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