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周年祭:血战长津湖

循迹晓讲 循迹晓讲

在我们的传统认知里,对于朝战的起因,是这样描述的:“南朝鲜李承晚军队越过三八线向北进攻,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突然袭击···”。

但随着前苏联关于这场战争的档案公开,历史的本来面目得以还原,这场历时三年造成300多万人死亡的战争,是由北方单方面向南方开战,这一点毫无质疑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场战争中,一直被双方军队反复研究的一场血战——长津湖战役。

 

你看,战争来了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正式爆发了。

 

美韩联军被压迫到釜山


在战斗经验丰富、武器装备精良的北方军队面前,防备不够充分的南方军队被打的丢盔弃甲,仅仅三天之后,汉城就沦陷了。

 

随后,势如破竹的北方军队一直把美韩联军逼退到釜山一隅。此时,眼看北方就要胜利在望,美韩联军就要被赶进大海了。

 

1950年9月15日,在美英两国300多艘军舰和50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美军第10军团成功登陆仁川,把半岛拦腰斩断,并迅速完成了对北方主力部队的合围,同年9月底,仁川登陆部队与釜山部队兵合一处,随后重夺汉城。

 

仁川登陆时的美军(后期着色)


1950年10月7日,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并迅速向北推进,全军上下充斥着乐观的情绪,绝大多数人认为战争即将在圣诞节前结束。

 

虽然知道北方有一个刚刚建政不久的国家对他们的军事行动充满担心,但是,联合国军的将领们显然没有太重视朝鲜背后的这个国家。

 

北方的大哥在行动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开始由南向北集结,他们准备渡过鸭绿江开赴一个新的战场。

 

跨过鸭绿江,奔赴战场


1950年11月27日,美陆战一师12000多人在长津湖水库附近安营扎寨,其中3600名人员在水库以南的下碣隅里扎营,并在那里修建了简易的机场。一支400名的陆战小队在水库的西边驻扎,他们负责保护道路上方的高地。

 

而陆战一师的主力部队约8000名士兵在柳谭里的村庄附近驻扎并挖掘掩体,在水库的东面还有2500名士兵和几百名韩国士兵驻扎,以保护陆战队的右翼。


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要图


来到此地的美军根本不知道,就在他们赶到长津湖地区时,志愿军宋时轮上将率领的9兵团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该兵团由第20、26、27三个军组成,这支部队本来是准备解放海峡对岸岛屿的主力,每个军都是四四制加强营,有的甚至都是五五制,整个兵团共计有15万多人。

 

 

15万人的伏击

 

由于联合国军拥有制空权,这支部队为了不提前暴露部队动向,白天根本无法行动,所有人只能在夜间行军赶路。

 

长津湖卫星地图


在第一天行军中,就冻伤了700余人,这么多人冻伤的原因是因为9兵团长期在南方作战,这支部队没有任何在北方冬天作战的经验和准备,虽然在兵力上对美军陆战一师占有绝对优势(15:1),但部队的给养和装备极其简陋和短缺,最重要的是大部分人的防寒保暖装备根本没有。

 

而每个班只分配了1-2床棉被,在休息时一床铺在雪地上,一床盖在大家身上,根本谈不上取暖,在这样的条件下只能保证不被冻僵或冻死。

 

反映此次战役的漫画《长津湖》


另外,长津湖地区是半岛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平均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不仅林木茂密而且几乎没有可以走的路,而在夜间长津湖地区的最低温度接近零下40摄氏度,当地人在夜间根本不会出门活动。

 

更可怜的是,很多人在这场惨烈的战斗打响前少至2到9天,没有吃上一顿热饭,有的人只能靠打死的马匹和牲畜的生肉为食(那时候还没有开始用炒面作口粮),渴的时候就靠吃冰雪解渴,这样饥寒交迫的士兵们其实很难迎接后面的战斗。

志愿军的口粮——炒面


1950年11月21日,在美陆战一师到来前的6天,第9兵团的20军就隐蔽到柳塘里西南,27军则潜到柳塘里和新兴里北部,26军作为预备队由厚昌地区向长津湖靠近,他们将在这里静待美陆战一师的到来。

 

战斗开始

 

11月27日,当夜幕降临,正当美军陆战一师的士兵们准备进入梦乡时。

 

“砰、砰、砰”三发照明弹射向如墨的天空,大地和天空被照的如同白昼,隐蔽在长津湖附近的10多万志愿军部队向美陆战一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长津湖》漫画中反映战斗开始时的场景


面对突然出现的敌军,美军指挥官仓促指挥士兵们拿枪进入掩体战斗,在极度恶劣的天气下,美陆战一师战史上最残酷的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由于志愿军步兵得不到有效的炮火支援,因此只能靠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顽强的战斗意志,尽可能隐蔽接近到手榴弹投掷距离,然后突然投出大量手榴弹,再接着发动猛烈冲击,想以此战术打垮对手。


美军中的华裔士兵——吕超然


而27日当晚的战斗,由于志愿军的火力严重不足,冻伤冻死减员严重,开战不到10个小时,9兵团就减员达上万人(大部分是非战斗减员,如冻伤),直到天亮,志愿军也没能完成战斗任务,而面对美军凶猛的反击,志愿军不得不暂时撤出战场。

在当天夜晚的战斗中,美陆战第一师为了对付志愿军的近战,不断向阵地附近发射照明弹,将战场照得如同白昼。

然后,美军士兵们用加兰德***和勃郎宁自动***、机枪、M3冲锋枪等构成密集的近防火力圈,阻挡志愿军浪潮般的进攻,与此同时,大口径机枪和迫击炮配合坦克拦截远处不断运动接近的志愿军散兵线。

美军炮兵阵地


但只要见到美军火力稍弱,四处就响起冲锋号和哨声、喇叭声,隐蔽在美军阵地附近的志愿军就又会发起冲锋。

长津湖全线整个晚上都在猛烈的交战,在夜间的战斗中,经验丰富的美军发现这个对手甚至比瓜岛和冲绳的日军更难对付

因为那些日军敢死队只是如丧尸般的送人头而已,而志愿军步兵却冷静和老练得多,他们遇上扫射就迅速卧到,利用地形不断跃进,有时候一个班集中火力也不容易打中不断运动靠近的志愿军步兵。

美陆战一师装备的M26潘兴坦克

美军一些机枪由于整夜都在连续射击,在零下40度的低温里也变的滚烫,而使机枪产生卡壳。美军士兵后来称这种不间断的齐射为“疯狂时刻”,尽管面对一波又一波如潮般的进攻,但是陆战一师依仗强大的火力,很快便稳住了战线。

经过一夜的战斗,美军指挥官们意识到他们遇上了“极其强硬的对手”。


必须突围

经过一夜的战斗,美军指挥官们终于明白,整个陆战一师已经陷入了志愿军第9兵团的重重包围,他们不可能再继续推进。

现在,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思考如何突围了。

美军突围路线图


幸亏还掌握着制空权,为了突圈,美军指挥人员将航空兵和地面火力充分发挥到了极点,美军飞机可以在两军相距50米的距离内用凝固汽油弹进行攻击,美空军的“精确投弹”给志愿军阻击部队造成了惨重伤亡。

一方的求生欲让他们拼命突围,另一方为了消灭对手拼命阻击,双方就此在战场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比如:驻扎在柳潭里的美陆战第一师5、7团连续5次冲击挡住其退路的27军79师的两个高地,双方在被燃烧弹烧得滚烫的焦土阵地上反复争夺。

全国战斗英雄和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1922年11月6日-1950年11月29日)


而下碣隅里的被围困的美军也拼命向第20军的部队反扑,双方发起冲锋的士兵在打光子弹后,根本来不及装填子弹,只好用工兵铲、刺刀、枪托以及一切拿得起来的东西厮杀,而拉响自己身上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行为举目皆是。

整个长津湖地区到处是枪声、爆炸声、呼喊声以及劈断骨头的声音,双方的王牌劲旅相遇,注定这场战斗会异常惨烈。


拼命追击

当28日的夜幕降临后,志愿军又加强了攻势。27军的第80师凭借轻武器和手榴弹,迫使内洞峙的部分美军(第7师和第32团一个营和炮兵、坦克各一部)撤往新兴里。

第80师在已经减员达到三分之二,极度饥饿和疲乏的情况下,凭借着超人的意志力依旧追击着撤退的美军

撤退中的美军


在半岛北部的极寒环境下,对于志愿军一方的士兵来说,只要受伤基本就宣判死亡,而经历了一夜战斗后的志愿军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很多人就这样活活被冻在阵地上。在经过了两天的全线混战,双方都摸清对手的情况后,双方指挥官开始进行作战调整。

面对装备水平远高于自己的美军,志愿军9兵团决定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歼灭美军有生力量,首先以绝对优势兵力歼灭新兴里的美军部队,然后逐个歼灭柳潭里、下碣隅里的美军。

美军搬运战友的尸体


11月29日,9兵团第20军和第27军,经过短暂的调整建制、整理战斗组织,准备继续投入到对长津湖美军的战斗。

与此同时,9兵团的26军由于受到美空军的持续不断的袭扰,加上风雪的阻碍,还陷在朝鲜北部山区中,不能及时赶到战场增援兄弟部队。

并且,26军已经断粮并且冻伤减员非常严重,剩余部队仍挣扎着赶来增援。


天助美军

经过了两天异常艰苦的战斗后,美陆战一师才发现整个部队被切成了数段,假如不打通各袋形防御地域的交通,彻底击退当地据守的志愿军,很有可能在志愿军没完没了的攻击下全军覆没。

正当志愿军准备调集兵力发动攻击时,美军却抢先动了手。

撤退中的美军部队


11月29日拂晓,下碣隅里和古土里的美军部队,分别向第20军两个师的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企图打开接应新兴里和柳潭里美军部队的通道。在经过两天惨烈的战斗后,12月1日,清津、惠山镇等地的美军开始向咸兴地区撤退,柳潭里的陆战一师第5团和第7团也冲出包围,向下碣隅里靠拢。

就在美军准备集结撤退时,严寒天气帮助了美军。

一位志愿军战士的脚


此时,志愿军9兵团20、27军的志愿军官兵们在连续几个昼夜摄氏零下40度的严寒中冻饿减员已达到惊人的地步。

比如:坚守在死鹰岭1519主峰的59师177团临时拼凑的一支部队,剩余的60多名守军都被冻在泥雪中,最后这些生还者由团指挥所和医护人员撬开冰块背下来。

志愿军第81师第242团第5连奉命在美军撤退途中设伏,当战斗打响后,却无人站起来冲锋,整整一个连的官兵全被冻死在简易的掩体中,这种整连、整班被冻死的事情极多,志愿军最主要的敌人不是美军,而是严寒;也可以说,正是严寒帮了美军的大忙。

一位志愿军战士的冻伤的手

美军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如此恶劣天气下的如此强大和持续的进攻,所幸美军的航空兵一直在不停的连续轰炸,持续不断的轰炸起到的作用,它减缓了志愿军的追击和拦截的速度,为美军地面部队的撤离争取了时间。

不仅美军航空兵表现出色,美军的工兵部队在这场战役中表现更加优异。

1950年7月24日美军工兵在河里清除障碍以便汽车通行


在12月4日美军撤退之前,志愿军第60师部队就把下碣隅里到古土里之间的水门桥炸断,而到了12月6日,美军的工兵就将水门桥架通,第二天早上,美陆战一师5、7团主力潮水般冲过水门桥,并与先期到达的美陆战一师师部和1团会合。

美军空投物资和士兵


到了12月12日,陆战一师经过浴血奋战与美军第3师回合。5天后,美军大部分部队终于撤退到连浦兴南港地区,在其海空军的火力掩护下从海上撤回半岛南部。

12月24日,当志愿军先头部队进入连浦兴南港地区时,整个地区已经找不到一个美军士兵了。

多余的代价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中,美三方在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及《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的停火协议。


1951年7月18日,美国华纳公司的摄影师与一名人民军战士互相为对方拍照


这场二战后,历时三年最惨烈的局部有限战争终于结束了。

 

对于69年前的朝鲜战争,正如沈志华先生所说那样:“中方出兵的主观动机和客观目的本身是合理的,但志愿军方面为此设定的战略目标和方阵确是脱离现实条件的;而中方决策的根本失误是在于:错过了在有利条件下,及时停战的历史机会。

 

中方和美方犯的错误一样,都是过高地估计了自身的力量,从结果来看,中方虽然最后勉强达到预期目标,但为此目标付出了过多的不必要的代价。


(完)

 

参考资料: 

《冷战在亚洲:朝鲜战争与中国出兵朝鲜》沈志华

《大国沧桑十讲 沈志华演讲录》 沈志华 九州出版社



 附录:

长津湖战役双方伤亡统计:


其中美陆战1师的伤亡情况是:从10月26日至12月15日(是从元山登陆进入东线战场到从兴南登船撤出整个东线作战,而非仅指长津湖之战),共阵亡604人、伤重死亡114人、失踪192人、伤3508人,战斗伤亡总数为4418人,另有7313名非战斗减员,主要是冻伤和消化不良,但在战役期间大部就已伤愈归队。

 

如果加上陆战队飞行员的伤亡情况,整个陆战队的战斗伤亡人数为:4433人。


根据《抗美援朝战争卫生工作总结》的数据显示:东线九兵团3个军,一共伤亡约52098人。

其中冻伤30732人、阵亡7304人、战伤14062人(冻伤死亡不清)。


 还有一种说法是,美军永久性减员大约在4500人左右(与美军自己的统计差不多),而通过战后志愿军整编情况可以算出,20军由4个师缩编为3个师,另外补充的兵员1.5万人;27军由4个师缩编为3个师,另外补充的兵员1.48万人;26军由4个师缩编为3个师,另外补充的兵员1.2万人;9兵团总伤亡可能达10万人以上(9兵团的参战兵力20军50569人、27军50501人、26军48894人,全兵团总兵力约十五万人


朝战中美军全部伤亡统计:


2010年美国国会研究机构(CRS)提交国会的美国历次战争和军事行动伤亡统计报告

 

朝战中志愿军全部伤亡统计:据不完全统计,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共伤亡36万余人,阵亡171687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人员损失为:阵亡和事故死亡11.14万人、伤重不治2.16万人、负伤23万人、病亡1.3万人、生病43.7万人、被俘2.17万人、失踪0.4万人,伤亡总计38.2万人。

 

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经过十多年全国范围的调查核实,截至2010年10月,共确认183108名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在1950-1958年间(志愿军撤离之前)为国捐躯。


战争中的难民




·近期好文推荐·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