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生态环境治理 | 垃圾分类的减量化和资源化,国外怎么做?

最江苏 最江苏

“最江苏”导读

近日,生态环境部与江苏省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建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试点省。这是目前全国唯一的部省共建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试点。“最江苏”公众号近期推出“关注生态环境治理”系列文章,全方位透视国内外生态环境治理的实践经验、现状与未来。


“垃圾分类”全社会热议之际,环境科学与经济领域专家,关注的不仅仅是“奶茶杯子应该算哪类,丢在哪个桶里”。


“你知道吗,上海处理生活垃圾,曾有个非常成功的‘三分钱’效应,”上海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院长聂永有教授先卖了个关子——针对曾一度成为“白色污染”隐患的一次性饭盒,上海2000年实施规定,根据国际上通行的“谁污染,谁负责”原则,由管理部门向生产一次性塑料饭盒的厂家按每只3分钱收取污染治理费,作为回收利用的经费。其中,1分钱是支付给回收者的劳务费,其他作为运输、管理和处置的补贴。由此,一条废旧塑料饭盒收集、运转、处置、再利用的产业链打通,最终产品再生塑料粒子,可用于空调滤网、电视机外壳、文具等,有的远销海外。


在他看来,如今加紧推进的垃圾分类,直指其资源化、减量化,未来有望撬动“静脉经济”的发展和壮大。而在“垃圾分类”标杆国家日本,每年这一经济的体量以万亿美元计。



德国一度面临“无垃圾可烧”局面


什么是静脉产业?这个词最早是由日本学者提出的,他们把废弃物排出后的回收、再资源化相关领域形象地喻为静脉产业,就如同人体血液循环中的静脉一样。其实质是运用循环经济理念,有机协调当今世界发展所遇到的两个共同难题— “垃圾过剩” 和资源短缺,“变废为宝”,通过垃圾的再循环和资源化利用,最终使自然资源退居后备供应源的地位。它与生产领域覆盖的动脉产业,共同组合为社会环境与经济环境的良性循环。


“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在这一方向的努力,起步很早,”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李光明教授指出,“分得越细,资源化效益就越好。”


欧盟统计局曾发布过一组数据。2014年欧盟人均产生生活垃圾475公斤,比峰值2002年的527公斤下降了10%。并且,生活垃圾的处理率达到了97.9%,其中分类回收、填埋垃圾各占28%,焚烧和堆肥占27%和16%。


在德国,每个公民都必须对垃圾严格分类,小区的垃圾点都有5个不同颜色的垃圾桶。棕色垃圾桶装有机垃圾;黄色垃圾桶装轻型包装垃圾;绿色垃圾桶收集废纸;白色垃圾桶装透明无色的玻璃制品;绿色垃圾桶装有色玻璃。并且考虑到噪声污染,装玻璃的垃圾桶统一安放在专门的回收区。同时,德国还实行塑料瓶和易拉罐回收押金制。为了保证尽快有效回收这些瓶罐,在居民购买瓶/罐装水、饮料时,会在价格里提前征收瓶罐押金。消费者将空瓶罐丢进机器之后,会返回之前的押金。最后,生活垃圾要先进行焚烧处理才能进入填埋场,进行填埋的基本上都是灰渣。即便如此,随着循环利用的比例越来越高,德国的垃圾焚烧厂甚至面临着无垃圾可烧的局面。


在荷兰,环卫工和其他为市政厅工作的职员一样,是属于公务员类别的,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去做的,所以荷兰的环卫工人工作也是十分认真细心,保证了垃圾的快速、有效、正确处理。



日本东京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50多年前,这座城市的垃圾只能填埋,并且只有一个处理厂,后来处理场所在区居民***,决定每个区产生的垃圾由本区处理。每个区建设垃圾处理厂曾遭到居民反对,有些区打了10年官司才开始建设,从规划建设到开工平均用了10年时间,有些工厂与居民开了100多次说明会。通过长时间平稳运行、所有信息公开、邀请居民参观等努力,工厂和居民有了信赖关系。


由此可见,从更为宏观的视角来看,垃圾分类是静脉经济的一个中间环节。但应该重视的是,除了收集分类的实质性功效以外,它的另一个意义在于,让社会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接触到的最日常的“丢垃圾”行为,成为循环经济、环境保护理念传递的平台。在日本和德国的许多地方,中小学生参观垃圾处理厂、污水处理厂是必修课程,还有专门开发的垃圾处理厂积木、拼图等玩具。


日本居民社区中的“垃圾自治”


“随着科技进步,废物处理与资源化的手段越来越多,城市发展应在在系统和环境上保障下功夫,让更多新技术助力功能提升,”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院长胡晓钧教授指出。他举例,都知道塑料的原料是石油,目前已经有方案路线能够让回收清洁后的废旧塑料“还原”到油,这些曾经在想象中才有的新技术,可以为社会经济发展发展提供新的选项。


“静脉产业的壮大将对更多产业牵一发动全身,带来很大变化,”聂永有教授说。长久以来一直末端治理为主,若能成功转变为转变为全环节治理,从源头上切口,经济性非常明显。 目前,欧洲卡伦堡工业园区,生产和生活系统已经达到了自我平衡。


他认为,长期以来,上海的经济总量大、发展速度快,但是其经济增长对物耗有强烈的依赖性,这种高投入、高物耗支撑的经济高速增长是有限度的,一旦超出极限,后果不堪设想。上海的发展模式决定了上海必须走结构布局合理、资源高效利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在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同时,保护好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通过发展静脉产业,建设资源节约的低碳化新型城市。要指出的是,静脉产业不是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生的产业部门,而是在循环经济模式下,对已有产业部门的新的划分方式。这种产业划分方式的意义在于,突出了传统经济模式的不足,明确了静脉产业对于循环经济的重要性。


当前,缺乏系统化、信息化和网络化的回收系统,是上海发展经脉产业的制约因素之一,也是上海正在试图突破的瓶颈所在。这座市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曾是世界上废物的收集系统最发达、最完善的城市之一,但进入90 年代以后发展较慢,这里主要有机制和体制的重大转型的原因。但要加大发展静脉产业,必须寻找一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重建废物收集的网络系统,才不致遭到如废旧铅酸蓄电池现代化回收利用企业和正规的电子废物处理企业所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处境。



“垃圾分类”四个字,这头牵动数千万家庭每日生活随手一放,另一头应紧密联动将闲置物品、再生资源和生活垃圾纳入统一的管理系统。上海应当积极尝试静脉产业发展的新模式,以家庭绿色账户为核心,以激励机制(积分)为主要手段,通过分流、分类方式,减少上海生活垃圾的数量。构建政府支持、企业主导,市场化运作的二手商品交易网络;构建政府扶持、居民互助的闲置物品交易网络;规范和重构废旧物资回收系统。鼓励居民将更多的物品投入到再生资源市场中,从源头上减少生活垃圾的产出量。


在日本,在多年严格推行“不法投弃罪”等惩罚与激励相结合的措施之下,居民社区的“垃圾自治”已经建立了起来——一个人新进社区,将会首先拿到如何在这里扔垃圾的教程,如果扔得不对,会有邻居自发重新分类重新扔,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造成了较大压力,对垃圾处理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这一成功案例值得借鉴。引导公众参与,强化对静脉产业的宣传。明确参与可持续发展是政府法律赋予公众的权利,政府有义务予以保护。政府可以通过直接机制和间接机制来建设具体途径。间接机制即由公众选派代表参与静脉产业方面的相关法律制定。直接机制首先是建立公众听证制度、监督制度、批评建议制度以及弹劾制度,同时对妨碍公众参与的行为予以相应的制度制裁。其次,通过完善***制度、举报制度和质询制度,使公众能够知道自己做的“垃圾分类”,是一件微小却又伟大的事,是一件事关国计民生的事。同时,可在环境保护和再生资源产业等领域有效地使用司法和行政程序,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实现对可持续发展和循环型社会建设的参与。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信息社江苏中心、上观新闻

小编:YUZHOUSU

扫描二维码关注最江苏 最江苏 ceiID:zuijiangsu

描述:江苏最具影响力的融媒体传播平台,第一时间发布、解读江苏最新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民生动态,用原创荡涤纷杂,用思想解读资讯,用情怀传递观点。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