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费德勒与纳达尔:我不要爱,也不要和平?

网球 网球


在费纳两人统治的网球年代中,喜欢1970年代那种网球氛围的球迷,进到球场可能会以为自己进到了瑜珈教室,毕竟从来没有人见过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男子选手是这样相处的。费德勒不管球场内外都是一名绅士,而纳达尔则像是一个令人喜爱的小孩子,他们两位一路走来都体现那种“闭起嘴巴,用赛场表现说话”的态度,只要想想他俩合计已经拿下了39座大满贯男单冠军,你就能体会这样的态度有多么不容易。


当然,男子网坛并不总是如此的,费纳引领的潮流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新奇的,比利时名将克里斯特尔斯就说她从来没看过阿加西在公开比赛场地练球,也没有看桑普拉斯在公开比赛场地练球,他们总是在别的地方训练。而费德勒和纳达尔不一样,他们总是在训练场练球,他们和其他的选手一起训练。很神奇的,这种态度也渐渐渗透到了女子网球界。


我们可以说费纳二人合力开启了网球史上“爱与和平”的纯真年代。不过这样的太平盛世,朗朗乾坤,还是激起了针对网球这项运动的本质与时代风格的辩论,好比说自认为是永远的“局外人”的康纳斯,他就直言不讳地针对费纳纯真年代表达了他的意见:在我的那个年代,场上没有爱与和平这种事,那种对抗与互相排斥的关系,有点像拳王阿里对上弗雷泽,跟现在男子网坛的“趋势”是差很多的,我认为真正的对抗关系,是应该带有愤怒的气息!伟大的网球对抗是不需要太有礼貌的,我希望麦肯罗现在看到我,还是可以说出:是啊,我曾跟眼前这家伙有过激烈的对抗,而当时我真是恨死他了!而这种话我也希望能从博格或者伦德尔身上听到,当时的球场上没有拥抱。


从康纳斯的言谈中,我们可以知道这位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网坛名将,对爱与和平并不那么赞赏,当然许多人听到康纳斯的观点都觉得他简直是一头动物,喜欢跟任何人、任何事都作对,每个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从头到尾都在寻找并制造敌人!然而,网球史若缺少了康纳斯与他那特有的风格,可能将会彻头彻尾不一样,别忘了康奈斯生涯共拿下了109座冠军,至今仍是难以企及的纪录。

网坛名宿帕特·卡什说现今的男网选手相对比较冷静,而他那个年代的许多选手在性格上都非常暴躁,康纳斯、纳斯塔斯、麦肯罗、贝克尔包括卡什自己,都是这样。他们大放厥词,说自己是多么优秀,也几乎不说对手的好话,就拿卡什自己的经验来说,他会跟艾德伯格和马茨·维兰德聊天甚至说笑,但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跟伦德尔或贝克尔讲过话!


康纳斯认为现今的网球选手有许多优势,好比说专属训练员、理疗师、装备等等,他们有更好的机会去打出名堂,但如果你要站上顶峰,你必须要付出与牺牲,就跟纳达尔一样,他所体现的精神就是网球的意义,你每次上场(不管练习或比赛)都在追寻完美,你不确定最终是否能达到目标,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向前迈进!

康纳斯喜欢纳达尔的工作方式,纳达尔出门、认真打球,为了胜利可以奉献出一切努力,而当结果出炉,比赛/练习就结束了,纳达尔会离开,而不是不断讲些如果当时的托辞,在职业网坛,金钱当然是随着胜利而来的,但在他看来,纳达尔其实并不那么在乎金钱……


康纳斯的说法让人想到贝多芬,造就伟大艺术的,是渴求,而非需求,然而艺术成就一但够高,便会成为新的需求。好比说我们这世界原本不需要贝多芬的第五号交响曲,但等到此曲一出,情况就不同了,听过的人再也无法想像生命中没有此曲会是什么模样?我们开始需要贝多芬,但不是出于天生的需求,而是因为贝多芬把自己的渴望表现在他的音乐上,才促成这一切。

费纳对决的意义,之于网球迷,或许正是如此!


球迷期待他们对战,愿意深夜不寐地守在屏幕前观赏比赛,球迷想要看他们,也不管他们一年要打上几场,就算每个礼拜都对战也没关系,我想这就是对抗。也许当双方职业生涯终了,大满贯冠军数量并不影响球迷想看他们对战的渴望,他们激起了火花,成为一种新的需求,因为看过他们比赛的人都知道,可能也无法再想像,若一个没有他们出现的网坛,会是什么模样……

 END 


扫描二维码关注网球 网球 ID:ilovetennistoo

描述:《网球》杂志创刊于2003年7月,《网球》杂志涵盖了网球运动的所有精彩,它是职业网坛的真知灼见,现代网球的教学范本,中国网球的风云变幻,网球用品的科技时尚。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