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温州女子遭丈夫公公暴打还塞粪,男方称妻子出轨,律师:如此公然侮辱应被公诉

津云 津云

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12月13日晚,温州女子孙某搭乘男同事林某某的车回其弟弟家时,被丈夫姜某甲和公公姜某乙带数人持械当街殴打,后孙某又被丈夫控制住,其公公用工具刮伤儿媳脸并往其伤口和嘴里涂抹事先准备好的大粪,并用剪刀剪其头发和衣服。孙某弟弟表示,姜某甲从恋爱期间就表现出暴力倾向,结婚12年间有过多次家暴行为,争吵时曾用菜刀砍门。16日,姜家一方也通过温州当地的自媒体平台发声,指姜家父子之所以有如此过激行为是因为女方婚内出轨。长期关注妇女儿童权益的万淼焱律师表示,无论女方是否出轨,姜家父子向孙某嘴里塞粪的行为已构成侮辱罪,当街如此的公然侮辱和以毁容为目的殴打他人,情节和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即便伤情未达到轻伤,也应该被国家公诉。


孙某受伤的脸



自述被从路边车内揪出 铁棍打头划脸涂粪


12月13日22时前后,孙某搭同事林某某车返回其弟弟家时,被其丈夫姜某甲和其公公姜某乙及多名陌生男子从车上拖下,根据孙某自述,她当时坐在车的左侧,姜氏父子开车堵在车辆左侧,而后开始用铁棍和铁锤砸车窗。现场图片显示,车子的副驾驶车窗被完全砸掉。孙某自述她先被公公用铁棍猛敲头部,后被其丈夫及其他陌生男子拉下车用铁棍敲头。殴打结束后,孙某被其丈夫控制着,孙某的公公返回车里一次,再回来时用手猛划她的脸,她觉得脸***辣的疼。“我姐一开始觉得是用指甲刮的,后来觉得指甲刮的不可能这么深,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是被什么工具伤的。”孙某的弟弟孙先生说。照片显示,孙某的脸上有许多道长数厘米的伤痕。


事发当日姜氏父子砸坏的副驾驶车窗


被划脸后,孙某自述其丈夫仍未放手,其公公姜某乙再次返回车里,这一次他取回的是袋装大粪,姜某乙把大粪涂在孙某已经受伤的脸上,并向孙某的嘴里塞粪,最后,姜某乙用剪刀乱剪孙某的头发和衣服。照片显示,孙某的头发被剪掉许多,大衣也被剪破。孙先生告诉记者,他姐姐穿在里面较为贴身的衣服也被剪破了。


除了殴打孙某,姜家人也对孙某的同事林某某动了手。孙先生告诉记者,姜家人准备了布条,用来勒林某某。


事发后,姜某乙主动打电话报警,孙某、林某某均被送往医院治疗。事发地留有血迹、粪便和剪掉的头发。



女方指男方婚内多年家暴 公公婚前求儿媳保密


孙某与姜某甲系经亲戚介绍认识的,两家均经商,姜某比孙某大3岁,2007年,孙某大学一毕业便与姜某结婚了,婚后生育了两女一儿。


孙先生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孙某与姜某甲的关系一直不算和睦,他觉得姜某有暴力倾向,这种暴力倾向甚至在恋爱期间就表现出来了,“当时我姐的公公求我姐,不要把他儿子有暴力倾向的事告诉父母,怕婚事黄了。婚后姜某甲多次实施家庭暴力,有一次我姐吵架关了门,他就拿着菜刀去砍门,姜某甲家暴的时候,他爸爸会报警,因为怕自己控制不住他儿子出事。”


从2007年到2017年,孙某一直作为全职太太在家带孩子,她自述忍受了多年家暴,但念及3个孩子总是步步忍让,此外,她还提及婆家人曾威胁她如果敢离婚就伤害孩子,这也是她一直容忍的原因之一。



婚内经济是否被控制  200万嫁妆在谁手


孙先生告诉记者,他姐姐自结婚后,经济就被婆家控制住了,“男方买衣服都是大牌,他们一家都很爱面子,但是我姐穿的衣服就很便宜,出事后他们说控制我姐的经济是因为我姐花钱无度,简直是无稽之谈,我姐连买菜的钱都要找保姆要。”


2009年,孙某的娘家拿出200万作为女儿的嫁妆,又拿出58万作为孩子的压岁钱,希望以此换得女儿在婆家日子好过一些。“钱直接打进了男方的账户,我姐手里不过钱。”孙先生说。但这200多万,后来成了孙某与婆家之间的一个重要矛盾点。姜家称这200多万用于买了豪车,并将车子写在孙某名下,但孙先生表示,那辆车子只是挂在他姐姐名下,村里人都知道,这辆车一直是他姐姐的公公在开。



男方网上发声  指孙某婚内出轨


12月16日中午,温州当地自媒体@温州草根新闻发布了男方家的回应,指“孙某在老公出差辛苦赚钱时,瞒着家人喝茶、永嘉佛学禅修、大罗山学心理学。甚至偷偷和林某某约会、偷情出轨,不守妇道。不顾家里三个幼小的孩子,辜负了家庭!12月13日晚,这俩人在路边车上做不耻行为,被捉现场。我舅舅哥哥都被抓进去了,家都散了! ”


男方在当地自媒体平台发声,指女方出轨,并提供证据照片


这段文字配发了9张图片,4张为当街暴力事发当日的照片,两张为孙某和林某某晚上从工作单位大门走出的照片,1张为孙某和林某某在大街上走路的背影照片,1张为白天拍摄的车辆照片,照片中看不出人物,还有一张两人开车辆后备箱的照片,但从照片不能明确分辨人物。


在这条微博的下面,一名显示所在地为浙江温州的网友“@呦姨姨”发布了一张图片评论,图片文字称,孙女士婚内出轨6年,出轨对象是自己朋友的老公,推测应指林先生。公婆一直劝孙某为了家庭回头,给她找了年薪12万的工作,希望她挣的钱够她个人花销,孩子的费用则都是男方父母承担。孙某常说自己加班,孩子生病也不管,都是奶奶照顾,这样的爷爷奶奶不可能说出敢离婚就伤害孩子的话。文字最后提到,男方一直掌握着孙某出轨的证据,但为了孩子着想不愿将事情闹大。文字还称,虽然动手打人是不对,但孙家不该隐瞒真相,误导舆论。


孙先生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这个@呦姨姨,对于其发布的内容,孙先生均不认可,“那个图片说,出事后我爸说‘我女儿又没被你抓奸在床,就是在路边和别人搂搂抱抱一下有什么关系’,我爸根本不是这么说的,出事后我爸去了他们村,说的是‘你要是有证据就拿出来,如果出轨就把抓奸在床的证据拿出来’。”


在这条微博的留言区,网友的态度开始出现分化,有网友认为剧情发生了反转,相信了孙某确有出轨行为,有网友表示暂不发表评论,静观事态发展,还有网友则表示男方家配发的证据照片并不能证明孙女士有出轨行为,希望男方家如果有孙某出轨的证据就拿出实锤,还有网友认为,孙某在婆家,连“喝茶、学禅修、学心理学”都要瞒着家人,这样的境遇似乎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根据孙某自述,她已经被夫家跟踪了3个月,不仅没有被抓到出轨的实质证据,反而经常被恐吓威胁。孙先生认为,12月13日晚的事是姜家人周密筹划好的,因为姜某甲已蓄谋离婚,所以才会找人跟踪***其姐。


孙先生告诉记者,男方16日的发声给他姐姐和家人都带来了影响,“你看评论里已经有人在骂我姐了。”



男方亲属爽约采访  已发声内容有疑问待解


男方通过微博发声后,记者拨通了姜家一位男性亲属的电话,该亲属表示他正在派出所配合警方调查,稍晚会给记者回电话,但是记者迟迟未接到回电再次拨打电话时,电话被直接挂断,此后电话无法再打通,短信亦无回复。


按照姜家人16日晚接受媒体采访所说,他们此前已跟踪孙某数日,孙某与林某某常开车到公园或灯光昏暗的路边一待数个小时,13日发生打架事件是因为姜氏父子看到孙某与林某某在车内搂抱,因让孙某下车其不肯,故而砸坏车窗,涂抹的粪便也不是事先准备好的,而有可能是临时在路边捡的狗屎。


姜家还向媒体出示了一张他们拍摄到的林某某与孙某搂抱的照片,但是灯光极其昏暗,用制图软件最大限度调亮这张照片后,仍无法看出图片中的内容。


姜家亲属接受媒体采访时提供的一张孙某和林某某搂抱的照片


此外,根据事发后地上留下的粪便痕迹来看,当日使用的粪便似乎不是很干硬,才会在地面上留下类似液体的痕迹。


现场遗留的粪便血迹和剪碎的头发



警方已立案侦查  后续会继续通报案情


12月16日,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12月13日22时31分,我局接报警称永中街道绿城海棠湾西门路口发生打架。中心区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到现场,并控制相关人员,随后将伤者孙某(女,33岁)、林某某(男,35岁)送医院治疗,将涉嫌殴打他人的嫌疑人姜某甲(男,36岁,系孙某丈夫)姜某乙(男,66岁,系孙某公公)带回派出所调查。经初步调查,姜某甲与伤者孙某因夫妻情感纠纷,姜某甲、姜某乙等人在绿城海棠湾附近殴打和侮辱孙某及其朋友林某某。现我局已对该案立案侦查,后续情况将进一步通报。


12月16日下午,记者联系了龙湾区公安分局外宣部门,对方表示,该案正在调查,具体情况分局仍在了解,暂不便透露更多案情,后续会及时向社会通报。



律师:塞粪行为已构成侮辱罪


长期关注妇女儿童权益的万淼焱律师表示,夫家向孙某嘴里塞粪这一行为已经构成侮辱罪,纵观整个事件,姜氏父子可能涉嫌故意伤害和侮辱两个罪名。万律师认为,当街如此的公然侮辱和以毁容为目的殴打他人,情节和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即便法医鉴定没有达到轻伤,也应该被国家公诉。而且警方现在已经立案侦查,这就意味着极大可能是走向公诉。 男方指女方出轨,即便属实,如是的侮辱和伤害行为也是法律所不该容忍的。女方家提到的200万元嫁妆,因男方的家暴行为,可以诉请返还。如果女方打算离婚并选择诉讼方式,孩子的直接抚养权也会按照最优儿童成长原则来判,而父亲有家暴、当街侮辱行为,都是严重不利于儿童成长的行为。女方家给孩子的58万压岁钱,应当由直接抚养方代为保管。


往期回顾



上海警方街头枪击处置事件疑致两名路人受枪伤


"操场埋尸案"今日开庭  被害人家属暂时放弃附带民事诉讼


你关注,所以我关注

爆料热线:022-23601599
微博:津云
邮箱:jinyunrexian@sina.com


听说好看的人,都爱点“在看”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