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文学】一纵三横春日行

诸暨之声 诸暨之声

点击上方“诸暨之声”一键关注我们!

夜读的萤火虫




与美文共此时




个人简介




俞宸亭

祖籍诸暨次坞,号紫汀,别号亦闲,中国青年作家学会副主席,国家二级作家,城建文学作家,浙江省第二批优秀民间文艺人才,省三八红旗手。主办桐荫堂公益书院、桐荫堂公益人文创意讲堂,倡导香薰清明,茶叙清谈,手写清心,被誉为“旗袍女作家”、“城建女作家”、“诸暨的林徽因”,最爱城建与文学的不息变幻。


//

一纵三横春日行


作者:俞宸亭

  朗读:殷杰

(诸暨市广播电视台主持人)

“一纵三横”道路综合整治工程终于完工了,作为一个生于杭、长于杭、乐于杭的文化旅者,也该在暮春三月里,用一分在海滩上捡拾贝壳的细致和欣喜,阅尽春色。

春,该是在朝霞初升或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带着这期盼,带着这份心心念念,我或是一个人,或是与老父,或是牵着小孩的手,停停走走,看尽这一路一路掩不住的杭城春色……

保俶路的古韵清雅


我喜欢保俶路,老父蜗居在流水桥弄,作为女儿走娘家自是一种习惯。

这里的变化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也不会有人讶异,简直是一夜之间,呼啦啦推倒了一大片林林总总颜色各异的小摊铺,全部演绎成了洋溢江南古韵风味的白墙灰砖,白得明净不沾尘埃,灰得精致透着书卷气。砌就的矮矮围墙,印证了“春色满园关不住”;骑楼的随处可见更是直面了“风雅钱塘”。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拆铺还绿”真的让人体味出城市管理者建设天堂的决心和魄力。我在想,这里的绿地也应该取一个好听又古意的名称,算是相得益彰吧。

松木场香市是这条路上极为出彩的节点。想当年,摇橹声里,一船船香客登岸前往昭庆寺、灵隐、天竺进香,灰砖外墙的筒子楼映衬着这古铜色的雕塑,说不尽的简远清嘉。而石桥上、石凳上走着、坐着的行人,都是一股悠游自在的神情,篡改一下那两句名诗,真个是“我坐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我"。

民间盛传北宋初年为了保佑吴越国王钱弘俶北上觐见北宋皇帝能平安归来而建造的保俶塔,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而将宝石山保俶塔下的路叫做保俶路,是信手拈来之作。就是这一条并不太长的路,几乎将古城杭州拥有的绿色拥了个满怀。一竿竿翠竹倚着墙根,一苗苗、 一丛丛、一管管的绿,和着粉紫、粉黄、粉蓝、粉红的花儿,走在树影花间,心也会灿烂起来。

走在一路浓荫如盖的大树下,我更加认定了大树是记录城市年轮“老照片”。想想,如果保俶路没有大树,古城的风韵也就荡然无存了。

弥陀寺则隐在街巷深处,走进已是住家满当的弥陀寺路53号,打开路尽头破旧的小门,长达25米的摩崖就这样突然展现在我面前,除了动容甚至还有些唏嘘。春日的阳光还是有些温暖的,斜斜地透过新绿洒在经文上。经文自是刻的力透三分,看似拙然的横竖撇捺,若非深厚底蕴又淡然出世,是不能执笔成文的。不知何时,能够让这布满青苔的古迹遗存示于天下!

最让我动容的,便是这条路离西湖最近,路的尽头就看见了"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西湖。我甚至有些艳羡这里的店主,在这样的景致中,海纳着四方的游者行人,在欣赏风景的同时赚点钱,用这个钱又可以将自己拥有的风景再添些韵致,这样的人生实在是有些华美的。而与几位多年妇友在此处林立的餐馆把酒闲话,“会须一饮三百杯”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了。

而孩子们游乐嬉戏求知向学的天堂——少年宫也连接着凤起路和保俶路,他们背着画架、放着风筝、拿着乐器雀跃着从你身旁跑过,或许是你春日的另一种收获吧。

凤起路的“有凤来仪”


相传南宋时有一位皇后诞生于此,所谓“有凤来仪”就是这般美妙和神来,改名为凤起里进而演变为现在的凤起路,也就顺理成章了。

周边一长溜服饰美容店拆了后,辟了一大块绿地,又设了一道道图文并茂的宣传长栏,就让杭州十四中的校门直白地显现出来了,而原名弘道女中即杭州女子学堂,想是当年创校建址的人士也有“筑巢引凤”的寓意。在我看来,不如还是改为原名,总比现在杭州二中、三中、四中、十三中、十四中、十五中等等听来毫无文化的称谓来得赏心悦目些。一路上的几个骑楼更是一道风景,穿行在女人街里又免除了风飘雨淋,怎么不生起一分在此流连的心?

而杭高外的那组群雕让我内心震撼不已,不说雕塑着的鲁迅、李叔同、经亨颐等名扬中外的名字,那些处理得沧桑感十足的老照片更是令人惊叹于设计者的高深绝妙,不由你不停下漫游的脚步。石碑上刻着四十五位院士的名字,还有一些留白,我肃然起敬的同时也叹服于他们的独运匠心。

丝绸之府的美名,总算在这里得到了确切的表白。都锦生织锦博物馆与杭十四中隔街相望,虽有些寂寞却也不失为绅士般的特立独行。而丝绸城的喧闹肯定会让为丝绸而生的故人都锦生捻须而笑了。

铜元路、宝极观巷、凤凰街、青云街、东园巷、麒麟街、皇亲巷,一条条久远又熟悉的深巷如落入民间的明珠被一条金线串将起来,而原先红红白白俗艳不堪的车道隔离带换成了有凤凰或如意浮雕的低矮青石板,路也因之变得宽阔许多,更让这条路平添了无限春意。

曙光路的史海钩沉


曙光路我是熟稔已久的,当年曾居住在金沙港,出行的时候不免要路过曙光路;后来孩子上学,也在曙光路上的西湖小学;而学车的驾校,居然也是在曙光路。至于经常光顾的浙江图书馆,更是在这条意味光明前程的路上。说来惭愧,哪怕是去那里众多的酒馆茶肆应酬聚会或是购物消遣,也是行色匆匆,从来没有去领略其间的风光。古人说的“熟视无睹”大约就是我这般情形了。

这次的用心体验,带给我完全是一种惊艳的感觉。走在陈经纶体育馆的路上,对岸竖立着一大块石碑,也惊异地发现了通往黄龙洞景区的地方宽敞而绿意盎然。走近一看,这是一块“护国仁王禅寺遗址”碑,依稀记得黄龙派风靡日本,可以想见当年禅寺的梵音不绝。而“吹箫悟禅,断尽烦尘”的佛学,对浮躁的今人也不失为别样的启迪。而一旁的黄龙洞入口牌坊上刻的楹联也着实让人击节赞叹:“春来如梦,秋来如醉;山不在高,水不在深。”这何止是在赞美一个景,活脱脱是写意了杭州的山水春秋了。

我简直是带着一种穷追不舍的态度来搜索这条路的史海钩沉。李朴园旧居掩映在杭州出版社旁的绿荫丛里,外墙印着“青山湖81号私人会所式官邸仅设81席”的字样,让我十分地不解其意。什么时候曙光路变成了青山湖了?而杨虎城旧居的近邻就是也有些历史的西湖小学,不知每日穿行在过街地道里叽叽喳喳的小小读书郎,会不会惊扰名将的清梦?

四处一望,更是别样千秋。果不然,那新铺的沥青路想是用材精良,被春雨濡湿后简直可媲美“润泽而有光”的黑陶。除了让我重新领略过往经营小店的耳目一新外,那间竹篱笆搭就的小屋内里居然装着的是变压器,讨巧的设计也不辜负杭州这个最有魅力城市的雅称了。中央绿化带种的是原来摆在宾馆门前充场面的苏铁,算得上用材精良吧。而车道拥挤、车道拥有率较高字样的指示牌只有用说多了的“以人为本”来形容了。

体育场路的体坛风云榜


如果从西湖小学这里向北走,走着走着,曙光路就变成了体育场路,本来这也是首尾相衔的两条路,如今也成了杭州贯通东西的一条主干道。

体育场路的命名源于1930年2月,昔日大营盘被民国政府建造成体育场,是年4月1日在大营盘召开了第四届全国运动会,并因体育场新建了一条碎石汽车道,从横跨东河的宝善桥开始,到中河的梅登高桥,即今日体育场路的一段。

两大报业集团的雄踞,最著名商铺的云集,这条商务大道的人多车更多,也历来是行者车主最为发怵的路。看来就得好好整治整治,这不,路宽畅了平坦了,天堑也就成了通途。

现在体育馆门前的金碧辉煌更是让这条路名正言顺了。金箔贴身的雕像表白了杭州人在游泳、体操、排球、射击上的功勋。而“蹴鞠”说白了就是南宋时的足球,《武林旧事》和《梦梁录》皆记载了当年宫内宫外热衷于此的盛况,雕塑上几个公子哥儿都腆着肥厚的肚子,莫非奢靡的南宋也有靠运动来减肥一说?这般用意,说不定我们的足球真会响应遗风,一鼓作气地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呢!而雕像可能也要多留几个空位,说不定今后的世界赛事,杭州人***来个满堂红呢?

万寿亭牌坊的后面是售卖手机的店铺,犹若一支金簪,划出了两道时空,不禁让我莞尔。不日建造的金祝牌楼也会有一脚踏进时光隧道的感受,古城就该这样不同凡响吧?

庆春路的冰火两重天


总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历史久远的地方,随着时代变迁,会生出许多市井的繁荣和热闹来。

一千多年前的元朝末年,为庆祝朱元璋部将常遇春“杭城大捷”改称大平门为庆春门后,地名想是寓含“迎春”的喜庆而沿用至今。史上曾有明清时期,杭州城郊农民在每年立春时节牵着耕牛、角系红绸,走一走庆春门的“迎春”习俗。一组闹春牛的雕像安设于此当然是点睛(景)之作了。

庆春路人行天桥下的红楼是政府出资收购的重要文保点,她的破茧而出,无疑是这次的华美乐章。当年的浙江省高等法院,现在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将来要作为杭州城建展览的好去处。光阴如白驹过隙,将历史的记忆碎片一个个寻找出来,再加以珍视守护,这样的城市当然会恒久。

虽已看不到众安桥勾栏瓦舍林立和莱市桥畔人流熙熙攘攘的盛况,新筑的弹唱、杂耍、卖柴、买菜、说书等几组雕像倒也传神地演绎了当年的市井百态。

很同意一位资深学者的话,中国人的画讲究写意,意象给了人充分的想象空间。你看看,庆春路口子上的古钱塘门用一些断墙残垣虚虚围合在绿荫如华盖的古香樟下,不也让人驻足停留?岳王公园的一个雕塑、一组线刻、一个小亭,不也点出了后人怀念岳飞的心绪如潮?小车桥上一个崩开的铁链造型不也昭示着革命志士的心是自由奔放禁锢不住的?

抢救了《四库全书》和编写了《武林坊巷志》的丁丙兄弟和《长生殿》作者洪异的雕像,都合宜地放在了五洋公园里。近日参加西溪文化与《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当年居住在杭州庆春门内的洪昇居然在西溪有别业,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红学界新说法:《红楼梦》的原作者是洪昇,而课本上所写的曹雪芹只是个“披阅增删”者。如果真是这样,杭州岂不要乐翻了天,也岂不颠覆了中国的古典文学史?

而一路走来,旧居、故居、遗址、遗风让我遭遇了一场春日的“冰火两重天”,还没从都市的繁华喧嚣中回味过来,吴宅、马寅初旧居、求是书院……又是著名学府,又是名人宅邸,一掌推我到了静谧深邃的学海书涯。

浙江大学前身的求是书院已尽显风姿。书院的人字顶建筑淡然于林立的高楼间,倒也不失学府风范。

戏称自己集六马于一身的旷世学者马寅初,也让我唏嘘不已。当年如果依照这位的人口论,我们也不会为了独生子女的难以教育而烦恼不休了。

庆春路与马市街交叉口的骑楼一笔勾销了当年这里的杂查媚俗,而正在修建的过街地道总算可以让终日繁忙的庆春路喘口气了……

一组组雕塑和小品让路人游者目不暇接,一路路鲜花和绿茵让古城杭州美不胜收,一排排港湾式公交车站让市民乘客有了遮风挡雨的空间,一列列中央绿化隔离带将城市引领得更为有序舒朗,一根根电杆隐身地下还我们以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一溜溜灯柱长身玉立勾起了古韵遗风雄厚,一个个过街设施让川流不息的人群有了闲庭信步的自在,一处处风雅骑楼让购物也回复了恰然自乐……

五条路构筑了“一纵三横”,这是印证一个城市精致、和谐、大气、开放的核心元素。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繁华总是没有过错的。

若是你行走中发现了一些缺憾,也请多一分包容之心。有时候,缺憾也是一种凡世中人自然亲切的流露,古人不是也说过,“无瑕不玉”嘛?

杭州的春夏秋冬有着传承历史文脉的街景,有着钟爱城市建设的民众,有着惊世如画山水的西湖。天堂也就成了世人的风景,装饰了你我的梦。




//

谈艺录



这是写杭州道路建设的第一篇,也是我作为城建作家的重要稿件之一。

都说,城市建设是硬质化的,干巴巴的。但我试着,用文学的语言,用园林专业的术语,巧妙地将城市建设与文学结合起来。

至今还记得,当时取的章节标题,保俶路的古韵清雅,凤起路的“有凤来仪”,曙光路的史海钩沉,体育场路的体坛风云榜,庆春路的冰火两重天。

至今,还钟情着这“一纵三横”。不论是文字,还是道路,焉或是路上的风景。


朗读者简介


殷  杰

FM98.2《交通之声》、《整点新闻》节目主播;播音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市评选中获奖;曾荣获首届绍兴市十佳广播节目主持人、诸暨市名主持人。

今晚8点,

嘉宾俞宸亭将走进直播间,

与听友交流互动,

更多精彩,

欢迎收听夜读的萤火虫~




公众号:zjfm982



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每日为您推送

最心动的美文






扫描二维码关注诸暨之声 诸暨之声 ID:zjfm982

描述:这里每一个地方都有故事,每一天都有着变化。 FM982诸暨之声,说一说诸暨的事,听一听你的声音。 点击查看消息,FM982欢迎您的报料、互动,和我们一起为更美好的诸暨生活加油吧!

相关文章
推荐